一渡星澍

天涯路远 笔写孤心
这里鹤沅。谢绝站内外转载!!
产粮的cp都是双担
社障中 杂食坑多

© 一渡星澍
Powered by LOFTER

【也青】Salted lemon candy 5-7

前文  上海高考作文
指挥也x钢伴青

后文写了个喝面茶情节但是不可避免出现真实地名,而且我也没喝过,再考虑考虑...

5.

后来很多事都变得顺理成章。

王也非常心机地修了指挥和理论作曲的双学位,上位成功,包揽诸葛青每学期要弹的指定曲目,还能借此要挟诸葛青乖一点不许皮,否则下学期的曲子怎么难听怎么写。

傅蓉手捧一杯奶茶,被诸葛青拉去琴房听他控诉了一堆老王怎么怎么他了。

傅蓉尽力用自己的同理心去倾听,过了几分钟后悔得肠子青。

诸葛青说,王也他不是人!!约会当中突然考他音乐史,答不出就要去图书馆复习功课,后来折中了一下,变成了到宾馆开房复习一晚上。

你别不信,情侣狗就是有这种操作。

第二天某乎上“当你身边的朋友突然有天成为了一对,你是什么感受?”这个问题下出现了一个匿名回答,第一句话是这样的:写作互怼读作虐狗。

答主幽幽地说,那天我只是看到眼前一杯波霸多到嘬不出的大杯芝士奶盖乌龙,还不知道我会经历什么。总之我听完牙疼到嚼不动珍珠了。

6.

王也每天会帮诸葛青买早饭、抢琴房、督促他拉伴奏谱子,自己则是背总谱、练琴、进行视唱、乐理与和声写作训练——以及,在学校小花园里散步发呆。

冯宝宝进行观察后得出结论,王也自从修了双学位,同时还要兼顾学生会那边、以及调教诸葛青接他班的事后,脚步虚浮,黑眼圈更重了。徐四说这叫做被榨干了……

张楚岚一把捂住她的嘴,结果手刚放下,冯宝宝看到夏禾正好从学院楼拐出来,她说,张灵玉上个周末也是这样的……

有那么一秒,张楚岚很想买凶杀人——让在场听到这件事的人都闭嘴。

诸葛青和王也两人周末会去听音乐会和各种讲座,有时候下课去听学院的交响乐团的排练吸取经验。

听现场也听出事来了,有一次灯光打亮以后,王也和诸葛青交握的双手没来得及放开,被旁边同学发现。

诸葛青发长文分析了“聆听交响乐对人情绪的感染力与吊桥效应的泛化现象”,相当此地无银。而王也的回应是,要不是老青不让,我直接帮他运架琴来学院了,抢琴房真的只是我们之间交流情感的方式。

傅蓉嘲笑他们两个柜中人毫无默契,一个着急着要出柜一个还往柜门上钉木板。没过几天诸葛青的朋友圈发了一段四手联弹的视频,文字注明是某人写了一段曲子,名字还没定。视频里左边的人全程没露脸没出声,大家都是音乐生,看手就知道是那个某人了。

他们弹的是一段Chillout曲风的音乐,空灵唯美,节奏舒缓,是王也很少涉足的风格。单这首曲子四手联弹难度是不高,但情绪相当饱满,默契合一。

傅蓉眼尖发现诸葛青把小指的尾戒都摘了。

视频末尾画面停在曲谱最上面,曲名空着,作曲的位置只写了一个A。

从那以后,他们只要出了琴房、宿舍,必然勾肩搭背出没于公共场合,将一干众人活生生秀到麻木。

整个学院都知道有王也的地方必然能找到诸葛青。连张之维说起王也,哦,你说那小子,诸葛青的好基友是吧。

啊,好基友不就是好朋友,好搭档吗?他们两个业务能力水平那么互补和谐,我有说错?

没说错没说错,师爷不会错。

7.

毕业以后两人住到一起,诸葛青出国进修一年,王也不久后也申请出国学习。到了夏天,王也时不时会发现冰箱里自己的北冰洋被偷喝,他了然一插腰回头去看诸葛青,他正倒在客厅沙发上,举了一盘音像资料片子喊王也来看。

回忆里放在钢琴上的节拍器,周末排练结束回宿舍的路上在满天星子下接吻,清晨阳光从纱帘一角后倾泻在地板上。

那些夏天的空气就像粘稠的蜂蜜闪着迷人的光泽,他们之间每一个眼神的交换都带了暗流的火花。

同居几年以后,生活起居的个人界限逐渐模糊融合,只留下一些让人觉得微妙的痕迹。比如说王也总也不愿扔的老头汗衫大裤衩,和他俩的几套正装挂在同一个衣橱;盥洗室成对的情侣电动牙刷旁边,诸葛青送给男友的大吉岭茶男香:诸葛青的车上挂的一个小狐狸木雕车饰,是王也亲手刻的。

诸葛青有时候会惊醒过来,想着现在的日子和身边的人都觉得心惊,他们竟然已经在一起了这么久,从前想都不敢想。

夜里很静,王也梦呓着,不久也会醒过来,摸了摸身侧,从背后拦腰抱住他,然后一块沉沉睡去。

什么也不用问,因为都懂。

而彼时,他们都还年少。

tbc

评论(4)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