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渡星澍

天涯路远 笔写孤心
这里鹤沅。谢绝站内外转载!!
产粮的cp都是双担
社障中 杂食坑多

© 一渡星澍
Powered by LOFTER

【也青】俗人言 十一 误会

第一章预警   四上 四下   七上 七下      

追文点击专门tag更方便,谢谢大家支持

这样的画面正是我想看到的,请继续保持,大青带小王说点相声,大家连虐都不觉得了

=====

诸葛青面色红润,侃侃而谈:“我初见他,见与我一位故人面容有几分神似,一时心情激动就有些举止无状,和他闹了不愉快。但是他大人不记小人过,在多次巧遇后,王圣猷被我热情诚挚的话语打动,终于愿意放下身份与我相交。”

王也神色古怪:“巧遇不好说,话本里烈女怕缠郎说得倒有些道理……”居然这么有用,以后有机会我要试一试。

诸葛青一扇柄敲上他头顶,王也“啊呀”一声:“你小子胡咧咧些什么,等会儿把杂七杂八的书乖乖缴了,别学些奇技淫巧坑了自己都不知道。”

王也奇道:“先生,你怎知那王大人是官居五品以上,莫非你先前认识他?”

诸葛青摇摇扇子道:“非也,他衣着看似朴素实则价值不菲,步伐隐有行伍之气,官威自现。其实也不必那么多,只因他腰上佩戴了银鱼袋。”

王也喃喃:“银鱼袋……金紫对应三品以上,银绯则是五品,他将官员自证品阶身份之物佩戴身侧!”

诸葛青点头,暗叹孺子可教:“不错,他虽然未穿那标志性的绯衣,但银鱼袋却是个无法也无人敢伪造之物,尤其在天子脚下,走在大街上怕是天下掉下一块砖来,十有八九也会砸到个食俸禄之人。这银鱼袋人人皆识,他也敢大大咧咧跑那儿去,真是……”好个缺心眼的主儿。

诸葛青深深看向梳着丸子头的小号王也,不就是这货么。

王也感觉诸葛青的目光如刺芒背,有点摸不着头脑问:“那后来呢?”

上一话我们说到王圣猷听到诸葛青一通栽赃,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,晕死过去。

王也那小舅子使劲摇晃着姐夫,连“你要狠心抛下小岚儿跟我留在这污浊的世间独自离开吗”这种话都喊了出来的时候,王也终于铁青着脸,悠悠醒转过来。

他一睁眼就看见哭得跟个花猫似的小舅子大脸占据了视野中央,正把鼻涕往他衣服上擦。王也气不打一处来,一记老拳就递出去打中了他下颔骨。

小舅子嗷呜一声顿时捧起下巴失声,若非姐夫放水,凭他这被酒色掏空的身子早已昏过去,重蹈他覆辙。

诸葛青在旁边围观看到这一幕心头一跳,脸上倒是一派淡定,正在琢磨刚才从这碎嘴小舅子这里得到的讯息。

第一,先前算出的王也的妻子在女儿幼年就去世了,王也成了鳏夫,是他消极应对所以一时遗忘了这回事。王也今日操心小舅子到这份儿上,如今看来,他说不定连继室都没续娶。是个极重视情义之人。

第二,他的女儿叫岚儿,女子闺名不便与外人知道,听上去更像是乳名。

诸葛青考虑了下,有些为难,还是得从他的社会关系下手啊,就比如说家人。

王也没好气地说:“我刚才差点就去见你姐姐了,还没到奈何桥呢就被你一嗓子嚎醒了,祝俦啊,你干脆别考功名了,去帮着鸣锣开道、婚嫁丧娶,离不开一把好嗓子,谁能比你还响,你属唢呐的啊?”

祝俦委委屈屈地说:“那人家本来姓祝啊,祝不就是恭贺道喜之意吗,当然要口齿洪亮。”

王也牙齿咬得格格响:“你就是在不该聪明的地方聪明!我是在夸你吗?!”

祝俦:“嘤。”

诸葛青噗嗤笑出声,王也白了他一眼,他却弯了嘴角权当没看见,心想这货活了三十年嘴这么刻薄、脾气这般不好,到底当初怎么被他讨到的老婆。

随后他就发现自己笑得太早了,王也并非不记仇,而是很懂分清事情的轻重缓急。祝俦人已经找到了,什么时候都可以训,最好是回到家里关起门来,当官的姐夫和小舅子说些自家人才说的话。

这时候诸葛青这个肇事者还不走就显得有些碍眼了。

王也昂首仔细打量了他一番:“我确实不认识你,你还不走是想要我给你安个什么名分不成。”

诸葛青行了个礼:“草民无状,冲撞了大人,说了些不知轻重的话,如今酒醒了,才知闯下了天大的祸来。如蒙不弃,草民想择日在迎桐楼摆个酒席为您斟酒赔礼。”

王也抬起手制止:“看你的做派倒也像个士子,还是尽早收心读几年书,挣个功名,别埋没了你这副爷娘给的好皮囊。”他见诸葛青行的是读书人的礼,神情颇为复杂,目光偏开盯着暗处,话说得一点情面也不留,“我平日不喜爱这些繁文末节,你这样有意接近我反而是自讨没趣,试试别家去吧。”

这番误会之下,竟然把他认作了攀交权贵之徒。

王也话说完,自觉仁至义尽,寻常人听了必然羞愧难当,不说回去发愤苦读至少不会再来纠缠于他。他用眼神催促了下祝俦,侍从跟在他们后面下了楼。

诸葛青抬起头,抿了下唇,王也连他的名字都没有问就抬脚走了,是真的很讨厌他吧……不,应该说是一点也不在乎。

毕竟,谁会关心注定不是同一道路之人姓甚名谁,家住何处?王也心中对他的第一印象已经先入为主,他将两人地位判定为云泥之别,更残酷地说,已经对对方的品行直截了当地做了判定。

他并不期待与诸葛青再次相见,因此何必多此一举,自始至终,他连自己的名字官位都懒得报。

王也回到自己府上,侍女正要为他更衣,突然惊呼一声,跪在了地上:“老爷,银鱼袋不见了,今晨奴婢看见还在的!”

王也条件反射去摸腰间,空空如也,失色道:“只出去了半日,怎会不见,仔细找找。”

这是御赐之物,官家一向仁慈,可是弄丢了这袋子里面的官阶证物终究不妥当,可想而知,第二天参他有过的折子会多得像雪花一样飞向皇帝的案头。

屋里众人忙活起来,翻箱倒柜,折腾几件衣袍饰物,几名侍从也被派出去沿路去找。

祝俦在旁边探头探脑,问得缘由他回忆了下,不知哪来的灵光一闪,也搓着手来帮姐夫抖落外套。他是个极单纯的直肠子性格,上手就拉着姐夫左转右转一通摸索,王也倒也很配合。他今日外出穿的是件宽袍的外套,两人拉扯中从袖笼里掉出一物,祝俦捡起来一看,正是银鱼袋,就递给了王也看。

“我不曾记得我将它解下放于袖笼中。”他解开抽绳检查了里面的东西,丝毫未少,于是沉着脸看向祝俦。

祝俦赶紧大幅度摇头:“不是我。”

“是他……”王也眼前突然浮现出定芳阁那个面容俊秀,双眼微眯的青年人。

在他眼里那人性子似狐狸般心机城府深,前后举止大相径庭,虽然看不出招惹自己有什么意图,但错不了是个过分玲珑之人,聪明劲儿用得不是地方。他在官场上并不讨厌这种人,只是不希望与这种人为敌,太累,最后大家也做不成什么事。

可是……王也攥着银鱼袋的手指不自觉收紧。

是我错怪他了。他想,心里有些怅然。

王也磕开一粒瓜子,一边听一边面露懊恼:“啊,你没有告诉他名字,这人真是小肚鸡肠,不就有误会吵了几句么,至于说那种话来打击人。那他肯定很讨厌你,后来你和王圣猷是怎么巧遇的,怎么和好的?”

诸葛青欣然道:“当然是我看了银鱼袋里的内容后对他的身份、住处打听得一清二楚,跑去了他的府邸正门口天天堵门啊。”

王也“咔嗒”一声把一盘瓜子打翻在地,他沉默着,和诸葛青一同惋惜地看着地上的瓜子,迅即他抬头崩溃道:“……先生,你管这叫巧、遇?”

你逗我呢——


tbc


第十二章

=======

鱼袋,说白了就是个唐宋期间的身份证,类比一下,虎符鱼符龟符(金龟婿的出处)

摊手,我也不知道鱼袋这个按制式批发、掉了再领呢,还是看得出是不是原装的。我就瞎jb写XD

古人取字一般是对名的补充,奈何‘也’这个字的意思……沉默(不想多说

圣猷这个字取得其实是因为王徽之的字,感觉性格有点像,如果说宋代挑一个,我觉得东坡大大也有点那个意思在,但是人设差距还是很大的~~我很喜欢苏大大,但是越看解读越会给我造成影响

在正文情节下写段子太快乐了我不想控制自己

1.

我说句实话吧,青仔如果做了功课就会发现和王也1.0交朋友非常简单,甚至能一路顺风顺水达成“聊嗨了抵足而眠”成就(直男友谊了不起吗,老王:不好意思就是……)

but!阿青就是要用最骚的操作引起王也的注意力。

青仔:我要成为王也心尖上独一无二重要的人,然后并肩而立

老王:啊???你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吗

不,他是来折弯你的。

2.

王也1.0已经有点真香的苗头了,青仔冲鸭!!

王圣猷:你别过来,呔,妖孽,我警告你别搞我没结果我是直的,不对,你是女身也没用!

诸葛青:那你从后门走啊,走前门我就门咚你

王也2.0飞速记笔记,好好好,这个姿势好,先生威武霸气侧漏

……冷静,怎么感觉有种奇怪的三人组诞生了,还挺打住。

评论(6)
热度(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