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渡星澍

天涯路远 笔写孤心
这里鹤沅。谢绝站内外转载!!
产粮的cp都是双担
社障中 杂食坑多

© 一渡星澍
Powered by LOFTER

【也青·话本风】戏折菊 第一折

食用指南:能接受狗血,女装,轻微背德(但其实是误会)文言白话文相杂

灵感来源:冯梦龙《乔太守乱点鸳鸯谱》可以看,bg的,我jio得挺好看??

剧情是我拿来说服自己的,随便看看就行,不要较真考据这篇我乱写的。明明艳情话本都是为了那啥直奔主题,我却为了刺激又尽量不ooc拼命跑剧情,这是为什么???我杀我自己——

(果然我很怕写服饰,市面上伪科普还有影视剧对我影响太深,婚服基本上完全写错了 〒_〒  古代盖头出现的时期,掀盖头是拜堂时当场掀的,所有人都能看见新娘子的模样,想了想上面提到的宋话本,好像就是这样的……吐血.jpg我到底对新郎自己挑起红盖头有什么执念)

正文:

自古姻缘岂非天定,儿女乱牵红线弄假成真。秦晋之好何须雌雄,笑说乱世一段风月美事。

 

这首词道出一段因缘际会,且说婚姻本是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缘何又令儿女自行牵了红线?那雌雄之身莫测难辨,将男儿身扮作个美娇娥,与男人拜了堂成了亲,谁料那男人也非帖子上的原配,洞房花烛却互相看对了眼。阴差阳错之中,反倒是两对有情人终成眷属,可见这世上之事本就充满了意外。今日听在下说一桩传奇姻缘,乃是从我叔父那处听来,唤作“诸葛青扮女身代姐出嫁”。此故事出在那个朝代,那个地方?大抵是在地主豪强各自为政的黑暗乱世之中,具体时间已经不可考了。故事发生在一个叫琅琊的地方。诸葛氏与王氏乃是此地两大名门世家,两家夫人交好,自小定了要做儿女亲家的。因王夫人作为正室,所出一共有三子,无一个女儿,诸葛夫人却儿女众多。故而按照约定,待到了两方儿女适宜婚嫁的年纪,便要将那诸葛家一位女儿嫁与王家三个儿子中的一位为妻的。

古代婚娶有六礼之说,这六礼分别是:纳彩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征、请期、亲迎。到了请期这一日,诸葛家主犯起难来,王夫人膝下三子,大儿子业已成家,第三子自幼在外求学,无几人认识,如今也不知在家否。惟有第二子养在家中,整日大门不出。据说王家二公子性格懦弱,不受喜爱,又身子骨弱,从小生病到大,说是最近病愈了,做父母的便急着要将婚事尽快了结,前几礼便完成得很是仓促。这次与他家三小姐结亲的正是那二公子。

诸葛氏却是个武将辈出的世家,男女老少皆善武艺骑射、兵法阵图;平日里诸葛家的人举止豪爽如武人,同辈间比试打闹有些摩擦,乃是家常便饭。因此谁愿女儿嫁给一个病夫受这个窝囊气?万一小夫妻间拌了个嘴,不说那柔弱的二公子挨下粉拳,就是将他轻轻推搡一下,将人打坏闹出来官司,女孩的终身幸福不就要断送了么。

诸葛家的人都是些善良正直之辈,王家是世交,对方既非人品败坏,也未犯下无可赦的大罪,更不是病重得快要没命了找人冲喜,这怎么拒绝。王家想趁着二公子身体还康健,着急完婚,派媒人来催了好几次。诸葛家疑心他为何如此心急,但没个正当理由,亦不肯退了这门婚事,坏了自家信义。诸葛家主和夫人不便将心里担忧告知于人,在屋内相对而坐,间或叹一口气,闷闷不乐。

待嫁的诸葛三小姐感觉家中氛围压抑,也有些苦闷,出门和侍女去山中一座寺里上香,谁知却遇到一位斯文书生在此吃斋。回来后三小姐对人家念念不忘,相思成疾,便找侍女拿银子给了寺庙中伺候的下人,打听得对方早已有了婚约,因最近病好了,于是前来诚心还愿,要住半月之久。

三小姐出身名门乃侠义女子,断不肯委曲求全,当别人的妾室,她听闻消息失魂落魄,独自饮酒,大醉了一场。她既然已经心有所属,任凭媒人舌灿莲花,说王家二公子家室如何显赫,其人如何彬彬有礼,待人良善、进退有度,也不愿履行这门亲事。

各位看官可知,那自古女子碰上这种事,也是难以违抗父母之命,最后也不过两条路。那诸葛三娘是个烈女子,最后终于想到了其中的一条路,自尽明志。也是她命不该绝,必有后福,诸位看官,我为何说这句话,请看下去便知。

先前说到,三小姐想要寻死,先是想到了自缢,谁知她天生神力,白绫被她悬上了房梁,踩着凳子轻轻一扯,这上吊绳就断了四五次,最后一次连房梁都裂了一条缝。

她见自己寻死都困难,又想到坠湖,谁知这湖水也因天热而干涸,刚下去便被下人救了上来。整个大宅被她弄得鸡飞狗跳,家人一惊一乍,只好将她点穴用麻绳绑了,传令不要声张出去。家中长辈为这事烦恼之极,召集子女忠仆围坐厅中商量对策。

正在左右犯难之际,却有一人从座上站了起来,长身玉立,面若冠玉,笑吟吟地自称有办法能解燃眉之急,也不会得罪王家,连及家人。

家主赶紧让他速速道来。

此人正是诸葛氏这一代的嫡长子,诸葛青。他说道:“这个好办,我代三姐出嫁便是了。我二人相貌有六分相似,从小一起长大,模仿举止可得七分神韵。若以妆容珠花乔装一番,再学了梳头,含胸慢步,王家的人未曾见过姐姐,必然不会起疑。我再借口暂时不与他同房。”

诸葛家主拍案道:“荒唐,男子代嫁,闻所未闻,何况尔之喉结、身形,嗓音一听也是男子,这么多的破绽如何掩饰。你要如何回避同房?”

只因诸葛青年过十六,却也长得高大,而他三姐却是个娇小玲珑的身材,发育倒是较好,不说蜂腰蚁臀,蒲柳之姿,起码已有了少女的姿态。

“身形容易,我会缩骨功,届时将身形缩小一些便可。我不过十六,声音还未有变化,用些时日学得尖细些,再装出寡言的性子来。喉结只消我吃下毒草,装出患了疹子,用纱巾掩饰颈部。小时候家中男孩少,我又生了大病,你们怕养不活我,故而让我留了一条辫子,打了一边耳洞,当成女孩子来养。如今另一边也打上,等上一些时日结痂便能好,戴上一对玉铛。他们更不会起疑是个男子假扮了新妇。”

“既然王二公子身子弱,他一时怕是不能行房事,我可以此相劝,若是他坚持为难,青也有办法回避。”

诸葛家主闻言,神情稍霁。

“若事情败露了,自是青顽劣无状,自作主张,不会让王家人寻爹娘的过失。”

诸葛夫人以绢揩泪:“苦了我儿,苦了三娘,是娘亲不好,不用你冒这个风险,我这就和王夫人去说,让他们把婚事退了。”

诸葛青出言阻止道:“母亲不可,两家都有在朝为官之人,世家结亲在此地乃是大事,不知多少人在看着这桩婚事,若退了亲,传出去反倒激起谣言,扰乱两家原本交好的根基,也影响局势。”诸葛夫人说不话来,将头靠在诸葛家主肩上,被丈夫揽住小声安慰。

诸葛青继续说:“待我试那二公子品行,若如传言所说懦弱无能、不能做主的,自不必讲,过几日我便将男子衣物换上,翻墙而走,行出几里地再解了乔装,无人知我是那嫁了人的诸葛三娘。”

诸葛家主听他这口气似乎还有言未尽,便说:“若是不然呢,你待如何。”

“若他略有才华,兼之人品过得去,能听得进话,我便据实以告,央他将亲退了,再娶一位才貌相当的女子便是,也不必非得家族中的女孩,我们把收的聘礼也退还给他家。”

诸葛家主沉默片刻,又说出一番话来:“你将礼制纲常想得如此天真简单,到时你姐姐的名声将如何,亲家面前怎么交代。”

“父亲,这乱世之中早已礼崩乐坏,对势弱之人而言朝不保夕,哪能想些虚无之物。若为了名声脸面,就要眼看姐姐伤心送了性命?王家性急,其中必然有鬼,孩儿自会去王家寻得把柄,以保万无一失。”

诸葛家主叹息:“唉,是我与夫人欠缺考虑,意志不坚,这本是父母的本分,如今连累了你们小辈做不得自己的主,还要反而为之操劳。”

“夫人,如今看来,再无其他良策,就要用阿青这个法子了。青,你要我们如何补偿你。”

“家人之间说什么补偿,青身为男子,难道嫁进了王家又怕失去贞洁么,依我看他们那宅子也不是什么龙潭虎穴,爹娘尽管放心。”

诸葛青缩骨之后,穿戴三姐的嫁衣倒也合适,只是手脚依然不能化为女子纤弱无骨的样子,大小只介于少年与女子的界限间,好在他皮肤白皙,骨肉匀停,能够掩饰不足。父母让人重新制了凤头婚鞋,诸葛青用凤仙花染红了指甲,在随嫁中夹带了男子装束。平日他在家中穿了女子装束,学了梳头,练习女子走路举止,连三娘的养母都看不出区别。

时间飞逝,到了婚期,他笑着和被绑住的三姐、父母一一道了别,就穿上嫁衣,蒙上了盖头,在养母陪伴下,坐在闺房内静静等候接亲的队伍。

与诸葛青拜堂成亲的不是王家二公子,而是三公子王也。他上山当道士不成,被家人哄骗二哥病急,使计捉来替哥哥拜堂,其实是要给他娶妻,稳住幺子的心。王夫人苦口婆心规劝了好几日,将未过门的儿媳妇夸得天上有地下无,包管大罗金仙见了也要心动。王也油盐不进,一句话也不说,心中只想着到时先莫坏了女儿清誉,再将实情告知,听她有何计较再进行商量。

此计是二老听了黄媒婆巧舌如簧,有心想要留住幺子,想起自家先前与诸葛氏定了一桩娃娃亲,正巧诸葛氏这代的几个女娃都是有名的美人,又听黄媒婆说诸葛三娘聪慧有悍勇,必然能将丈夫收拾得服服帖帖。

王家主母因想到不可提前走漏了风声,于是对亲家也未说破,希望等到一切顺遂,生米煮成熟饭再以实情告知,告罪不迟。诸葛家只以为自家姑爷是王家的二公子,这本来也是正常,寻常人婚嫁自然是先大后小,老大业已成家,家中便只有那老二老三还未娶妻。哪能想到,两家人想到了一块去,偷梁换柱,却成就了两桩天注定的好姻缘。

新人拜了堂后,王也与那新娘坐于锦被之上,被下皆是红枣,花生,桂圆,莲子,取寓意“早生贵子”,桌上放了石榴与合卺酒。

他挑去诸葛青的盖头,红烛光下,只见玉人头戴玉步摇,耳戴明月珰,手中执着玉如意,红衣青发,美得惊心动魄;模样姣好,雪肤花貌,黛眉朱唇,一双狭长眼眸含羞脉脉偷看他。王也虽不近女色,也要从心底里称赞,真是个好相貌,如瑶宫仙子下凡尘。

喝了合卺酒,王也不胜酒力,掩起袖子悄悄吐了,焉知诸葛青也是如此,他将那酒水用内力尽数化去,恐有差池,还含上了一枚清心辟邪的丹药,压在舌下。

-----------------

石墨

AO3链接已补:

我设置了提醒,点Proceed,还有勾选一个协议就可以了。

两个菜鸡互啄,新手教学现场,现学现用结果才上了个肉沫急死个人


 

石墨也太敏感了吧我还没怎么动手呢=-=

评论(22)
热度(79)